<b id="1qkgr"><rp id="1qkgr"><optgroup id="1qkgr"></optgroup></rp></b>
  1. <code id="1qkgr"></code>
      <td id="1qkgr"><nav id="1qkgr"></nav></td>

      <th id="1qkgr"><menuitem id="1qkgr"><blockquote id="1qkgr"></blockquote></menuitem></th>

    1. 普通外科

      捐我的!不,用我的!58歲無腸父親命懸一線,退伍兒子和名校學生女兒卻吵開了…

      作者:佚名 來源:MedSci梅斯 日期:2020-11-08
      導讀

               父母和子女 是人世間最長久的親密關系 您目送我長大,我陪伴您變老 養與教、孝與順、舍與得 是需要一輩子去參悟的人生命題 在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 小腸移植中心 58歲的勇叔(化名)因腸系膜上動脈栓塞 造成大面積腸壞死 小腸僅剩30cm 眼看著性命危在旦夕 小腸移植成為救命的最后一根稻草 兒子、女兒都沒猶豫 毅然決定捐獻自己的小腸,挽救父親的生命 為人子女的情義 集中演繹在六尺手術臺、三寸柳葉

      關鍵字:  小腸 

              父母和子女

              是人世間最長久的親密關系

              您目送我長大,我陪伴您變老

              養與教、孝與順、舍與得

              是需要一輩子去參悟的人生命題

              在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

              小腸移植中心

              58歲的勇叔(化名)因腸系膜上動脈栓塞

              造成大面積腸壞死

              小腸僅剩30cm

              眼看著性命危在旦夕

              小腸移植成為救命的最后一根稻草

              兒子、女兒都沒猶豫

              毅然決定捐獻自己的小腸,挽救父親的生命

              為人子女的情義

              集中演繹在六尺手術臺、三寸柳葉刀間

              “回國做了多例移植手術,捐腸救父這還是頭一回”

              主刀的吳國生教授如是說

              “真的,這不算什么!也沒什么好說的,我相信不僅是我,天下很多子女對父母都能做到,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10月23日下午2時,浙大一院慶春院區6號樓重癥監護室里,高大強壯的李軍(化名)陪著母親探望日漸康復的父親,完全看不出10天前,他也剛經歷一場大手術,毫不猶豫將自己6米的小腸切掉近三分之一,移植給了自己58歲的父親勇叔。

              他們一家來自河北張家口蔚縣,如果不是勇叔生病,一家六口、三代同堂、共享天倫——兒子李軍退伍后,和兒媳共同經營一家小小的服裝店;女兒即將從全國最頂尖的大學研究生畢業;勇嬸做了大半輩子家庭婦女,沒上過一天班卻燒得一手好菜、把家里收拾得井井有條;讀小學一年級的小孫女繼承了“姑姑”的學霸基因,在班里學習成績名列前茅……一場大病,將一家人推向了艱難抉擇的十字路口。

              臨近退休,卻被“死神”盯上了

              1962年出生的勇叔一直覺得自己命苦,“小的時候家里窮總是吃不飽飯,到了十幾歲才能有個背心穿!”他11歲在劇團學戲,沒學出來只能做后勤,從電工、燈光到管理服裝、食堂,“眼瞅著47年工齡馬上要退休了,享享清福,卻落下這么大的病,命都快沒了!”

              今年6月18日,勇叔因劇烈腹痛腹脹、上吐下瀉被家人緊急送往蔚縣當地醫院。醫生診斷勇叔患了“腸胃炎”并予以相應治療,卻不見一丁點療效。次日經腹腔鏡探查發現,勇叔的小腸大面積缺血改變、顏色灰暗,但尚有活力,由于當地不具備相應的治療技術,他被緊急轉診至河北省內某三甲醫院。

              省級醫院CTA血管造影檢查提示,勇叔的腸系膜上動脈中段局部栓塞。經過右股動脈穿刺腸系膜動脈造影、吸栓、取栓及溶栓手術及相應的抗炎、抗凝等一系列治療后,勇叔的腹痛卻始終未能緩解,他開始便血,黑便越來越多,把家里人嚇得夠嗆。

              老伴愁得白了頭,著急的兒子趕緊帶著勇叔到醫療技術條件最好的北京求醫問診。人托人、人求人,最終在北京某大型三甲醫院住上了院,手術剖腹探查發現——勇叔2.3米的小腸已經扭轉、發黑、壞死,腹部發出陣陣惡臭,雖然經過全力搶救,他近7米的小腸最終只保留下30cm。自此,勇叔成了“短腸人”,這意味著他不能消化吸收、吃啥拉啥,只能靠靜脈注射營養液維系生命。跑遍了北京多家大醫院,醫生給出的建議都是——別無他法,先輸營養液維持個兩三年,但在這個過程中,肝臟等器官也會因為長期不用、被“閑置”許久而喪失功能,勇叔最終將會因多臟器衰竭而死亡。

              小腸移植是最后的救命稻草

              在那段灰暗的日子里,每天擔驚受怕的勇嬸一下子蒼老了許多。

              “不能放棄啊!”勇叔的女兒李靜(化名)在全國最頂尖的大學里學習材料工程,今年研究生三年級的她即將畢業。爸爸生病的這段時間,她暫時“擱淺”下畢業實習與找工作的計劃,四處在互聯網上搜與“短腸綜合征”相關的研究文獻與新聞報道。

              35歲的李軍其實被父親突如其來的疾病打“懵”過。到了上有老下有小、肩上責任最重的年紀,父親沒生病前,他每天從上午10點到晚上 10點守在店里,就是希望能多賺點錢,讓家里人輕松一點。誰曾想,這平凡充實的日子,一去不復返。

              功夫不負有心人,李靜留意到小腸移植是治療包括短腸綜合征在內的不可逆性腸功能衰竭的重要手段,浙大一院黨委書記梁廷波教授與小腸移植中心主任吳國生教授聯袂開展的多臺全國、乃至世界首例的各類小腸移植手術,為“無腸”“短腸”患者帶來福音,她迅速與浙大一院小腸移植中心取得了聯系。

              8月初,李靜和嫂子專門從石家莊趕來杭州來“踩點”,接觸到移植父親2.5米小腸并順利康復的瑞安小伙孔鳴(詳見→浙大一院完成浙江首例親體小腸移植 56歲爸爸獻出2.5米小腸為救兒子正常吃飯)、共享2米小腸的桐鄉姐妹花方方和圓圓(詳見→桐鄉“絕世好妹”2米小腸換姐姐一條命!),這些已經痊愈并定期復診的病患,為他們全家帶來了新生的希望。

              值得一提的是,勇叔單位里的有位老同事,多年前移居美國,李靜輾轉打聽到他那里,也得到了支持和肯定的回應——原來,包括小腸移植、肺移植、心臟移植、腎移植、肝臟移植等在內的浙大一院大器官移植團隊的技術水平,在美國的醫療圈里也頗有名氣。

              勇叔生命枯竭的速度,已經不允許他有太多猶豫和等待。他1.8米的個頭只剩下120斤,黃疸等并發癥將他折磨得全身沒有力氣。緊接著,家人帶著他從蔚縣趕來浙大一院求醫,希冀通過小腸移植挽救勇叔的性命。

              一雙兒女爭著給父親捐腸

              吳國生教授認為,親體小腸移植具有組織配型好、可以擇期施行手術和器官缺血時間短等優點,可以降低嚴重排斥反應和術后并發癥。他的臨床實踐證明,親體小腸移植排斥反應發生率只有20%左右,遠低于腦死亡患者的捐獻(80%),術后長期生存的病人越來越多。

              “所有親戚都避之不及!借錢給爸爸治病都不愿意,更別說請他們捐小腸了!”李軍說,父親本來并不想讓他和妹妹去冒險,而是想求助于他另外五個年紀相差不大的兄弟姐妹。但聽到“移植”二字之后,這些人都緘默了。

              “我們全家都去配了型,商量著誰能配上誰就捐。”李軍說,等待捐獻腸源不僅時間久、費用也高,父親根本等不起、也拖不起,于是媽媽和他們兄妹都相繼做了配型。勇嬸的血型與勇叔不相配,但兄妹倆都與父親配型成功。為誰捐腸,兄妹二人僵持不下。

              父親輾轉多家醫院,歷經多次手術。每次站在手術室門口,身高2米的李軍好像一下子縮小到螞蟻大小,對命運感到深深地無力。他和妻子的生意時好時壞,女兒讀書還要大筆的學費,他是全家的“頂梁柱”,如果手術出現意外怎么辦?李軍整夜睡不著覺,回想起小時候和父親逮螞蚱、抓麻雀的趣事,“我還能唱上一兩句戲,都是我爸教我的!”勇叔在鬼門關徘徊時,他曾暗自發誓——“只要能救爸爸,讓我干什么都愿意!”老天爺似乎聽到了他的祈禱,憐惜地把勇叔從生死簿上往后延了一延,李軍想要抓住這次小腸移植的機會,救回父親。

              考慮到27歲的妹妹還未就業、結婚,“身上留那么大的一道傷疤以后怎么嫁人?入職體檢通不過咋辦?”李軍沒多猶豫,毅然決定割腸救父。

              “移植是有風險,可這是救爸爸唯一的希望。我不救他沒有人救他,我們留著相同的血,我不能看著爸爸去死。”李軍說,他做出捐小腸的決定并不艱難,因為根本就沒有退路。“我是一名退伍軍人,軍人都是由鋼鐵鑄成的,真要上陣報國尚且不怕,為老爸取腸子有什么可怕的?!”李軍覺得自己這么大的個子,小腸一定也比別人長一些。“說不定能給爸爸移植3米!”

              可是,當聽說需要用孩子的腸子來給自己保命時,勇叔卻說什么也不同意。“孩子還這么年輕,卻要他給我捐腸子,我怎么能這樣‘坑’我的孩子!”他想著自己已經年老,兒子做小本買賣不容易,還有一大家人要養活,不忍心讓兒子冒險,打了退堂鼓。但這畢竟是只有一次的人生啊,勇叔也渴望能繼續活下去,看著女兒結婚、陪著孫女長大,生與死的問題反復折磨著他。

              “我們會全力保證供者的安全,不會影響你兒子的健康。”吳國生教授的一番話,也進一步打消了勇叔的顧慮,勇嬸和勇叔結婚近40年,眼瞅著老伴不行了,在兒女的鼓勵下,她也加入“游說”的隊伍。耐不住家人反復勸說和兒子的堅持,勇叔顫抖著手簽字同意。

              最終,李軍將自己三分之一的小腸捐給了父親。

              “我最大的成就,就是救了我爸”

              進手術之前,一家四口合影。結直腸外科 曾穎 攝

              10月13日一早,勇叔和兒子李軍一起被推進了手術室。

              一個是老伴,一個是兒子,一直守在手術室門口的勇嬸,心里滿是忐忑不安,一度緊張得直掉淚。這是她來杭州第一次哭,幾個月前在北京,她連續哭了兩個月,幾乎把眼淚都流干了。手術十分順利,只進行了5個多小時,這期間,她和女兒、媳婦一刻也不敢離開。

              作為國內首屈一指的大器官移植中心,浙大一院不斷“完成別人不能完成的手術、挑戰高精尖”,從充分的術前評估、到精準手術技術,再到以患者為中心、全心全意的圍術期管理,積累了大量的高難度器官移植經驗,勇攀醫學高峰。

              “供體捐出的小腸和受體殘余回腸吻合的非常好,手術很成功!”吳國生教授說,兒子的小腸長約6米,他最終將其中的2米移植給了他父親。

              “吳教授,我的腸子健康嗎,夠不夠長?是不是能多給我爸切一點?我身體倍兒棒,不怕的!”手術結束、麻藥散去,李軍最牽掛的還是父親。而勇叔在重癥監護室蘇醒后,也第一時間跟護士詢問兒子的情況,得知孩子沒事后才放下心來。

              手術后第10天,李軍體重輕了8斤,盡管因為捐獻小腸身上留下了一個約10cm的刀疤,他卻覺得像是一枚獎章。“救活了我老爸,值得!這是我這輩子最大的成就!”李軍說,他這個決定最終能實現,也感謝妻子的支持。

              “我兒子是軍人、女兒是名牌大學研究生!”在重癥監護室里,重生后的勇叔恢復了往昔的健談與樂天,子女那些小小的成就,成為他這輩子最大的驕傲。

              如今,勇叔已經轉入普通病房,不久將康復出院。“感謝浙大一院的小腸移植團隊,拯救了我們全家!這些日子得到他們的悉心照顧和治療,真的十分感恩!”

      分享:

      評論

      我要跟帖
      發表
      回復 小鴨梨
      發表

      copyright©醫學論壇網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復制、轉載或鏡像

      京ICP證120392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198  京ICP備10215607號-1  互聯網藥品信息服務資格證書:(京)-非經營性-2017-0056
      //站內統計 //百度統計 //谷歌統計 //站長統計
      *我要反饋: 姓    名: 郵    箱:
      性奴受虐调教视频国产,综合图区+亚洲+偷自拍,美女裸体无遮挡免费视频免费 被蹂躏的爆乳女教师| 免费乱码人妻系列无码专区| 女人毛片水真多| 男女嘿咻激烈爱爱动态图| 免费网站看v片在线无遮挡| 黄 色 网 站 成 人免费| 国产A∨天天免费观看美女| 韩国毛片| 欧美日韩国产在线一区二区| 免费国产欧美国日产A| 中国熟妇性视频CHINESE| 欧美精品V欧洲高清视频在线观看| 在线亚洲中文精品| 免费啪视频在线观看视频久18| 欧美成A人片在线观看久| 肉片无码里番在线观看免费|